安泊今天也不想更文~

不好意思晚吟已经是我的了
今天也在愉快地摸鱼呢~
忘羡 | 杰佣 | 曦瑶 | 花怜 | 冰秋
漠尚 | 谷戚 | 喻黄|冰九|追凌|双聂|酒茨|晴博

来吧太太们,请把这个用自己的画风画下来(emmm闲的没事摸鱼?)我想有个个人头像呜呜呜

请假

明天开学了,一个晚上一个奇迹。
特此请假一次
迟更一章
不要取关QAQ
一个手残学生党文手真的很可怜

有件事情(其实也是来宣传一下)

标题……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
假期的如山作业写完啦!还有一周要开学,所以大概说一下更文的频率
目前暂且定为每周六晚上更一章,具体时间不固定
更的不一定是正文……(悄咪咪)
要是有空的话有时也会突然更新!
谢谢关注我的那10个粉丝!
占tag歉

今天阿毓掰弯舅舅了吗.少年时【前传】【自创受】

【主CP澄毓,副CP忘羡,追凌,曦瑶等】♡
自创小受x舅舅.不喜勿喷♡非常欢迎提出意见~
本文绝对没有一点对原著的不尊重!就是看舅舅实在太孤独了……实在不想让他与仙子对愁眠🤣
本文的时间线设在魔道完结之后~
人物可能(肯定)严重ooc,渣渣文笔
依然是,欢迎读者们的宝贵建议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前传.一.云深一面.(1)
姑苏蓝氏素以家教严明闻名,许多长辈都想要把自家孩子送去听学。于是每年初夏之时,云深不知处就会迎来许多前来求学的
子弟们。白玉石台阶上乌央乌央人满为患,一反往日的清净。
蓝曦臣门后走出,看了看阶下的人群,眉头微皱。侧身转向蓝忘机:“忘机,今年的各家子弟都来全了么?叔父去找锦毓了?”
蓝忘机面无表情:“嗯。”
蓝曦臣站在蓝忘机一旁,刚想开口。一个蓄着黑色山羊胡的中年男子从家训石后走出,正是叔父蓝启仁。他板着一张脸,负手径直走来。身后跟着比他矮些的蓝锦毓,白衣翩翩,一派俊美文雅之风。他的唇角上扬,凤眸狭长的眼尾略有些挑起。
蓝锦毓躬身行礼:“二位兄长。”与二人站在一侧。蓝曦臣笑着颔首,和蓝忘机一起拜过叔父。
蓝启仁面视下方人群:“曦臣,几时了?”蓝曦臣赶忙道:“回叔父,巳时已过半。”蓝锦毓笑到:“那我叫人开门去。”说罢闪身离去。蓝启仁望他远去,轻叹。
台下,魏无羡早已不耐烦,缠着江澄抱怨不停。江澄双目禁闭眉头深锁,被烦的不行刚想去堵魏无羡的嘴,那玉阶上的门打开了。他们一行前来了一个清秀的蓝家小辈,躬身道:“江公子,魏公子,请。”
——另一边
聂怀桑觉得他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尴尬的事。
最在刚才,蓝锦毓出现在他们前方带路。当时他并未仔细端详,出于礼貌说道:“这位仙子,敢问芳名?”
本走在前方领路的蓝锦毓脚下一顿,脸上波澜不惊的微笑出现了一道裂痕,转身微笑看着他。
身后一众子弟更是尴尬无比,一人开口解围:“聂兄真是失礼了,这位是蓝小公子蓝澈,字锦毓。”
聂怀桑被盯得毛骨悚然,连忙躬身: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失礼了。在下清河聂氏聂怀桑,久仰蓝小公子。”
蓝锦毓仍然保持着那种让人感到危险的完美微笑,躬身道:“聂兄客气了,在下蓝澈。”转身就走。
一行人赶快跟上,一位子弟偷偷说道:“聂兄啊,你刚刚真是太得罪人了,这下可把蓝澈得罪透了。”
另外一人帮腔:“是啊,你看他发簪,抹额,衣带上的卷云纹,怎么看都是蓝家直系子弟。”
聂怀桑心里发慌,嘟囔着:“我刚刚也没仔细看他的正面啊……”
心想虽听闻蓝小公子面如冠玉,但也没想到会是这般的……
绝色无双。
蓝锦毓在心里默默不爽着,他从小就总会被认成女子,次数多了倒没那么在意了,但毕竟是关乎性别的事,还是很不悦。 将一行人带到家训石前,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了。
蓝锦毓穿行在人群中心事重重,与走路不看路的魏无羡撞在一起,偏头看向魏无羡,笑道:“失礼了。”
便匆匆向前。
魏无羡话还未出口,思量片刻:“江澄,我刚刚看见蓝家直系子弟了。”
江澄挑眉:“蓝家有三位直系子弟,都不喜抛头露面,你看到的是哪位?”
魏无羡想了想:“他长得很好看。”
江澄脸黑道:“你这说了等同于没说,蓝家三位公子,个个生的俊美。你还是想想如何挽回蓝启仁心中你的形象比较有用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由于一章比较长,所以每章分两节发
不喜误喷,踩雷误入
渣渣文笔

今天阿毓掰弯舅舅了吗.【自创受】

【主CP澄毓,副CP忘羡,追凌,曦瑶等】♡
自创小受x舅舅.不喜勿喷♡非常欢迎提出意见~
本文绝对没有一点对原著的不尊重!就是看舅舅实在太孤独了……实在不想让他与仙子对愁眠🤣
本文的时间线设在魔道完结之后~
人物可能(肯定)严重ooc,第一次写文渣渣文笔
依然是,欢迎读者们的宝贵建议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仙子路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姑苏蓝氏素以“雅正”闻名。蓝小公子蓝澈蓝锦毓(yu)却是绝色无双,美如冠玉,天赋异禀,实乃难得之天才。
云梦江氏二公子江澄江晚吟,相貌出挑,勤奋刻苦,位列世家公子榜第五。
那蓝小公子为何不在世家公子榜前五之上?有人调侃道:要是有世家仙子榜,蓝小公子必能位列魁首。
此言一出,又要被江晚吟暴打一顿。
蓝澈扶额。自己身为男人,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,声音好听了点,爱好……奇怪了点,也没做别的啊。
江澄呵呵一笑:你那岂止是一点啊……
蓝澈把这句话算为了夸奖。
他自幼听惯了别人嚼舌根,也没有过多计较。照样逃课藏酒打野味,成绩也一样优异,令叔父毫无办法。
直到那天晚上,他手持今华,救下被走尸围攻的江澄。江澄的那一声“姑娘”
也是从此以后,“云梦双杰”之一的江澄再也忘不掉初见的那个瞬间。
月光下,黑发飘扬白衣胜雪,星辰散落的眼眸投来惊鸿一瞥。
那一瞥似乎瞥进了他心深处,从此再也抹不去了。
傲娇毒舌冷艳攻x美型腹黑开朗受
开启舅舅与阿毓的毒舌互怼打怪日常

先放简介正在码前传第一章……